鼎盛体育app下载-杭州3年筹建完成4万套蓝领公寓,万余户外来务工人员入住

浙江日报报道 公寓三楼,一间20平方米的单间。窗户蛮大,雨天也不觉得阴暗。出门走5分钟,就是网红“打卡”胜地康桥花海。

这是45岁台州人陈忠行在杭州的“家”。这个被很多人叫做“蓝领公寓”的地方,让他在新年前夕有底气给妻子打电话:“带儿子过来吧,这房子挺好,比以前住过的都强。”

事实上,直到搬进这里之前,陈忠行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那就是“把家安在哪里”?实际上,随着城市发展进入快车道,该如何给予陈忠行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更好的生活空间,考验着城市的气度与智慧。

2017年底,杭州提出以政府主导为外来务工人员建设专门的租赁住房——蓝领公寓,计划到2020年累计筹集推出4万套临时租赁住房。截至今年12月中旬,全市开工建设蓝领公寓项目98个,房源4.18万间,其中交付运营1.63万间,累计1.17万户外来务工人员入住。这些家庭终于在杭州安下了心,得以继续他们在这座城市打拼的梦想。

租金低环境好

温馨家园就在眼前

陈忠行的家,位于拱墅区春风驿·计家蓝领公寓内。他在运河广场旁的戏楼做保安,这间公寓是他工作的安保公司承租下来的,每月租金790元,安保公司承担一半,剩下一半自己出。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好的一间房子自己只要交300多元,这要是在外面租,怎么也要一两千元。”陈忠行高兴地向记者展示他的家,“每天早上,我都会沿着景观河跑两圈,还能在公寓内的食堂吃饭呢!”

这样的生活,是陈忠行2013年刚来杭州时怎么都想不到的。当时,他在城北开了一家包子铺,就近租在一处农居房的配建屋内,房租每月1300元:“一栋农民房里能住30多人,又挤又吵,周边的环境也不好。”说起那段生活经历,陈忠行至今记忆犹新。

然而,就是这样的居住环境,当2016年底这片农民房区块要拆迁的消息传来时,深深的焦虑还是笼罩了陈忠行:以后还能找得到这么便宜的房子住吗?

陈忠行算过,1000元,是杭州外来务工人员租房的基本预算线,还有不少人,只愿意接受租金在500元以下的房子。他举例说:“一名餐厅服务员,现在平均月薪4000元左右,房租如果超过1000元,再加上其他生活开销,基本就所剩无几了。”

陈忠行的经历多少反映了这一群体曾经的生活常态。彼时,杭州在经历地铁建设、城中村拆迁等城市有机更新“阵痛期”时,外来务工人员也面临“租房难”“租房贵”等问题。2017年,为确保外来务工人员的租住需求,杭州提出以政府主导为外来务工人员建设专门的租赁住房蓝领公寓。2018年,杭州将蓝领公寓建设纳入当年全力打好新“六场硬仗”之一,并出台《蓝领公寓(临时租赁住房)租赁管理办法》。今年6月,杭州市住保房管局明确要求各区蓝领公寓租金价格不高于同类地段同等居住水平房屋市场租金的七折,为蓝领公寓再添保障。

“租金便宜环境好,上班骑电动车15分钟就能到。”安定的生活状态,让陈忠行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住得好,工作也有奔头了。我正在存钱,以后也想在杭州买房,留在这里。”

挑地段重配置

千方百计筹备房源

“我们推出蓝领公寓,是为了解决在杭外来务工人员的‘一张床’需求。不过要让这张‘床’既便宜又方便,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杭州市住房租赁管理服务中心业务管理科负责人张洁静说。

在蓝领公寓推出之初,杭州就已做好规矩——蓝领公寓要尽量选在交通相对便利、配套相对齐全的区域,公寓内要配备洗衣机等设备设施,并要有小超市、公共食堂或公共厨房、电瓶车充电桩等公共生活配套。

这意味着,给外来务工人员的这张“床”,不仅环境要好,租金要便宜,地段还不能太偏,对于寸土寸金的杭州城来说,是在夹缝中求空间。

时间倒回2017年蓝领公寓筹建之初。“当时接到任务后,我们就立即开始寻找合适的地方。”杭州市下城区住建局相关负责人说,“当时恰巧王马里地段有部分城中村还未拆除,其中的大礼堂和部分农居房位置集中,我们就直接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改建了。”

2018年6月22日,王马里蓝领公寓成为杭州首个交付使用的蓝领公寓。它位于下城区的黄金地段,距公寓5分钟步程就是地铁5号线杭氧站,不远处,城市之星综合体即将拔地而起,成为充满文化艺术魅力之地。

而与好地段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王马里蓝领公寓远低于市场价的租金。“我住的是小户型的双人间,自己每月付500多元,最贵的带独立卫生间的夫妻房,也就千把元。”在王马里蓝领公寓住了两年多的卢永坤告诉记者。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uestbrazil.com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